中央银行 比特币|以太坊未来超越比特币
返回列表
普惠金融新“內核”:分層與聚合
2019-07-05

《推進普惠金融發展規劃(2016—2020年)》發布后,國內普惠金融發展速度與質效均顯著提升,信息不對稱、企業押品不足等融資“痛點”悉數緩解。這里面有監管層的指引與鼓勵,有傳統金融機構自身轉型需要,也有更多類型機構的創新,一起將普惠金融的版圖繪制得更為細致。


日前,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曾剛在接受《金融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當下,中國普惠金融的覆蓋水平在全世界屬于領先水平,主要體現在規模和價格兩方面。


以普惠金融供給側的主導力量銀行信貸為例,截至2018年末,人民幣普惠金融領域貸款余額13.39萬億元,同比增長13.8%,增速比上年末高5.3個百分點;全年增加1.62萬億元,同比多增6958億元;普惠口徑小微貸款余額9.36萬億元,同比增長21.79%,比各項貸款增速高9.2個百分點。


價格端在過去一段時間也持續下行。2019年前5個月,新發放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平均利率6.89%,較2018年一季度平均貸款利率下降0.92個百分點。曾剛表示,更多主體的參與競爭、科技手段的使用、資金成本的下降,共同推動普惠金融目標群體貸款利率走低。


填補結構性空白


普惠金融目前依然存在結構性問題,需要進一步改善。曾剛告訴記者,普惠金融大框架下,細分市場的供求情況有明顯差異——高端客戶供給已相當充分,須防止“壘小戶”現象出現;一些低端的“長尾客戶”則面臨機構下沉不足、供求失衡的問題。


由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發布的《普惠信貸聚合模式研究報告》(以下簡稱《報告》)指出,在此格局中,中大額、中高風險的廣泛區間里仍存在巨大的結構性空白,蘊含大量“長尾人群”——尤其是小微型企業主、個體工商戶、自營就業者、生產性農戶等小微經營者的融資需求,目前尚鮮有信貸服務機構介入,可以說是普惠信貸市場的藍海。基于金融科技的賦能模式一定程度上延展了銀行、互聯網信貸服務商等機構的業務邊界,但在進一步市場擴張和下探,或滿足存量客戶更復雜多元的融資需求時,其商業可持續性均或多或少遭遇挑戰,需要通過突破現有模式的局限來應對。


在此背景下,應給予不同特點的企業尤其是科技型企業更多機會。例如,平安普惠、螞蟻金服還有微眾銀行等,都是極具代表性的機構,在相對結構性空白領域深耕。


“未來一定會形成不同層次格局,其中的各類機構都是服務某一部分普惠人群。創新也正在不斷彌補某些層次上的空白。”曾剛表示,不同機構在不同的市場中優勢各不相同,不同的模式適用于不同的范圍,決定了“分層”將是普惠金融的一個特點,也是普惠金融的必經之路。


從“單打獨斗”到“搭臺找角


需要充分認識到,在可持續發展狀態下,擴規模、控風險、降成本三者之間存在的矛盾并不會完全消除,能夠做到的則是以技術手段和聚合模式將三者移動到新的層面。


在傳統借貸業務中,金融機構通常獨立完成從貸前申請到貸后管理的全部業務環節,這種“單打獨斗”的發展模式也一度被移植到普惠信貸領域。“但是普惠金融服務的客戶群體具有金融需求多元、地域分布廣泛且分散、風險復雜且識別成本高、金融素養和互聯網接受及運用程度參差不齊等特點,而單一金融機構在普惠信貸業務開展中,存在獲客渠道單薄、自有數據風控效果不理想、風險自擔情況下風險過于集中、資金供給受限從而影響規模成長等諸多問題。”《報告》強調。


聚合模式逐步落地

基于此,“缺什么找什么”的聚合模式應運而生。

聚合模式是依托金融科技搭建開放平臺,將在獲客、數據、風控、增信、資金等業務節點中各有所長的機構連接起來,形成有機生態體系的普惠信貸業務模式。


“如果銀行單獨去開展業務,會有很明顯的規模上限和成本瓶頸。”曾剛進一步解釋稱,聚合模式將每個環節交給具有比較優勢的一方,整個貸款流程專業能力的極大提升,使金融服務觸達更大范圍的客戶。


這一模式也得到了監管層的認可。在不久前召開的第十一屆陸家嘴(15.570, -0.15, -0.95%)論壇上,銀保監會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鋒就表示,要在普惠金融體系中打造競爭有序、相互合作的機構供給市場,鼓勵探索如何將商業銀行和非銀行機構進行合作,建立一種開放系統。


事實上,伴隨著客觀因素推動及前幾年的探索,聚合模式已有相對成熟的案例。例如,平安普惠就構建起以融資擔保為核心的聚合式借款服務平臺,充分發揮融資擔保的“信用中介”屬性,整合信貸業務鏈條中各種優勢資源,破解小微信貸業務獲客難、服務難、風控難、成本控制難的行業“痛點”。


在獲客節點,平安普惠聯結銀聯商務、汽車之家等小微生產經營生態鏈中包括支付、交易、財稅結算、金融服務在內的諸類場景服務商;風險節點,除了傳統金融機構重視的財務信息、征信數據,大量軟信息的挖掘支持信貸服務建立起大數據智能風控模型,還要對借款人進行360度的風險掃描;增信節點,對接保險公司、融資擔保公司,探索采用聯合增信機制,進一步分散風險在單一機構的集中度,環節單一機構面對高風險小微人群不敢貸、不愿貸的困境;資金節點,平安普惠引入銀行、信托、小額貸款公司等多種資金來源,根據借款人資質和需求匹配最佳資金方案。


截至2018年,平安普惠已累計為1000萬借款人提供借款服務,業務覆蓋全國300多個城市,三線及以下城市業務占比超過30%。在管理余額中,小微企業業務占比達50%。在2019年一季度的新增業務中,約60%的借款人在通過平安普惠申請借款時未從銀行獲得經營類或消費類貸款。


此外,螞蟻金服在“三農”方面通過多方觸達將客戶信息數字化后,在風控節點上依托合作方的支持與自身力量,探索出了眾多使用農業特色的數據維度和模型算法。在合作中,包含了農業龍頭企業、中和農信、第三方保險公司、縣域政府、地方金融機構等。截至2018年6月末,螞蟻金服在支付、保險、信貸方面服務的“三農”用戶數分別達2.37億戶、1.95億戶、1.09億戶;服務了393.5萬家農村小微企業、個體工商戶、種養戶。


伴隨著新模式出現,監管也面臨新的挑戰。《報告》指出,聚合模式如何被納入監管框架中,有四個方面需要關注:嚴格準入,規范不同類型機構間的合作;保持信貸業務監管的一致性;明晰法律關系,厘清責任與風險的承擔主體;強化金融消費者保護。



版權所有?撫州市臨川區民間融資管理服務中心有限公司 備案號:贛ICP備14010244號 技術支持:B6910B80D56C3C89F47588F821D3136F.JPG

電話:400-9150-998     0794-8300-998   地址:撫州市南門路888號(名仕家園大門東側)

中央银行 比特币 977彩票app 下载湖北11选5同步开奖结果 新时时中奖怎么查 今日陕西十一选五推荐号 四肖中特期期準 秒速时时彩精准计划 七星彩中三位数多少钱 时时彩规律口诀 时时彩前三后三一码定胆 全天时时乐女孩子骗局 赛车稳赢刷水 体云南时时结果 3d开机号进100期查询 极速时时五星走势图 天津时时号码记录 浙江体彩61准确预测